百瑞赢服务巴菲特点破中国股市:如果手中只有5万不妨死啃这九张思维导图

  1995年,巴菲特第一次来中国,与好友比尔·盖茨共同来中国旅游,总共17天,去了故宫、长城等。当时中国几乎无人知晓巴菲特的名字。

  2007年10月24日,巴菲特第二次来到中国,到大连参加旗下一家以色列公司在大连工厂落成典礼的商务活动,时间只有1天。当时“股神”的名声已经全民皆知。

  2010年9月27日下午到30日,巴菲特第三次来到中国,总共3天半的时间。参加了在深圳、北京、长沙举办的比亚迪(51.00 +0.31%,买入)各种商务活动,并在北京与比尔·盖茨举办一个慈善晚宴。随行团队非常庞大,包括他的搭档——伯克希尔·哈撒韦董事会副主席查理·芒格。

  巴菲特共买过2个中国股票,第一次从2003年4月开始,巴菲特以每股大约1.6至1.7港元的价格大举买入中国石油(7.21 -0.14%,买入)H股,最终持有23.4亿股的中国石油股票,成为中国石油第二大股东。2007年7月,巴菲特开始分批以12港元左右的价格减持中国石油H股,到10月19日已经全部卖出,这笔5亿美元的投资,让他赚了40亿美元,4年赚了8倍。

  2008年,伯克希尔旗下的中美能源公司以2.3亿美元获得比亚迪10%的股份,约合每股8港元,这些股票巴菲特至今未卖出。

  关于通过投资来实现“钱赚钱”,巴菲特曾告诫人们要注意三点:一是不要感情用事,不要让个人情绪影响投资决

  策;二是不要让他人的观点和态度影响自己的判断,不要跟风,不要被他人所左右;三是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的投资原则和评价体系。

  2000年网络泡沫破裂之前,股票市场上很多网络股都涨了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可巴菲特却令人吃惊地连一只网络股都没有买。当时,有很多专家写文章批评巴菲特,甚至嘲笑他落伍了,巴菲特对此十分生气,但无论情绪如何波动,他都没有改变自己的做法。2001年,网络泡沫一朝破灭,浮华散尽后,人们才发现,绝大部分买网络股的人都成了牺牲者,而曾经饱受批评和嘲笑的巴菲特却毫发无损。

  启示:有时你会对自己的投资决定产生怀疑,但最好不要因为暂时的怀疑而放弃你的投资原则,巴菲特就始终坚守自己的投资原则,五六十年都未曾变过。

  不懂不选,不熟不做,这是巴菲特一条重要的投资原则,他的投资主体是由自己非常熟悉的公司股票组成的,这其中有他小时候当报童就开始送的一份报纸《华盛顿邮报》,有他常年如一日所青睐的饮料品牌可口可乐,有他刮胡子时用的吉列剃须刀这些都让他赚得盆满钵满。

  在某次大学校园演讲完毕后,有一位学生问巴菲特上大学时该怎样通过理财来实现“钱赚钱”。巴菲特给出的建议是,如非必要,就尽量少用信用卡,避免让自己陷入信用债务中,“如果我在18岁或者20岁时就借了钱,那我可能已经破产。”巴菲特还说,自己经常会收到陷入债务危机的人的求救信,他将这些人分成三类,一是失业者,二是患重病的人,三就是因为信用卡透支而欠下债务的年轻人。

  启示:从巴菲特“远离信用卡”建议中可以看出,在理财上,巴菲特主张的是一种适度消费的理念,这种理念对许多人尤其是年轻人来说,是非常值得学习的。

  在巴菲特家族,一直有一个传统观点,那就是将“欠债”当作一种耻辱。原来,巴菲特的父亲霍华德·巴菲特,一度曾拖欠过他的父亲欧内斯特·巴菲特杂货店的钱,因为这件事,父子两人几乎失和,也让巴菲特在幼年时期就蒙受到一种家族内部的耻辱,而这种耻辱让巴菲特对欠债深恶痛绝,认为在理财投资时,尤其要警惕和避免借贷陷阱。

  启示:对想要靠投资理财赚钱的人来说,一定要警惕和避免借贷陷阱,否则的话,一旦陷入其中,必然是难以自拔的。

  一句话点评:风险在于你对从事的事情一无所知。无论是投资理财还是其他事情,你的知识越丰富,越可能做出明智的决定和避免不必要的风险。

  股市投资中的“量”就犹如空气一样重要。投资中的无量上行相信大部分人都不会去追随,放量下跌也是我们最不愿看到的情景。但不管怎样,在决定入手股票时“量”都是我们考虑的首要因素。下面给大家介绍几种根据量价来买入的方法,大家可以看了后去精研下自己的股票。

  在上涨途中股价经常会出现“价跌量减”的情况,这是一个让人纠结的阶段,因为我们不知道后面是向下调整还是向上调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最好选择观望,在调整之后若出现我们说的重新放量上行,那么我们就可以考虑介入,介入点不妨就放在放量当日。

  上图中的股价处于震荡上行中,我们可以很直观的看到,股价在上行一段时间后就出现一段调整期,在该调整期内出现了“价跌量减”的现象,之后出现了放量上涨一改之前的调整趋势,开始了新一轮的上行,百瑞赢服务我们可以在放量上行当日考虑介入。如上图,若我们在低位的介入点介入,那么我们的收益更是不用说了。之后再出现第二次相似的调整,这是给那些还未介入的投资者提供的绝佳机会。它的调整逻辑和前期调整逻辑一样。

  在这种方法中有人可能有疑惑,放巨量不是庄家出货的表现吗?我们怎么还要去买入?对的,在股价放出巨量上涨时我们也很难判断具体该怎么操作。但是我们这里说了是放量之后才考虑是否入场。如果放出巨量后股价上涨乏力或是改为下行,那么巨量可以断定是庄家出货。而如果巨量之后股价继续上行,表明庄家是在利用我们的恐惧心理制造恐慌,只要巨量之后股价依然上行我们就可以放心介入。这一方法虽然有些追高的意味,但是我们不能错过这个较好的机会。

  如上图,我们发现在上行的过程中该股出现了天量上涨的现象。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投资者会认为天量出现,同时之后又连续几天的小阴是庄家在出货的表现,而卖掉手中的股票。其实不然,按照我们的方法,观察天量之后的股价变化我们可以看到上图中不是那么明显的启明星形态。同时在天量后的回调中股价并未出现大幅阴跌而是小幅的回调。在此时我们可以选择“启明星”形态出现时入场,也可以在天量后的最近一个收阳处入场。但是这一方法一定要待天量后观察,忌讳天量当天入场。

  其实这一方法最好理解。放量突破阻力表明在短线交易中多方占据主导地位,短时间内股价将继续上行。

  上图中股价震荡上行,两次在几乎相同的位置股价回调,但之后成交量开始放大,不仅突破了前期压力平台,还突破了年线的压力站上年线。之后股价继续延续震荡上行的趋势。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选择突破阻力作为入场点,是在确认了多空双方的力量情况下而选择的策略,比较安全。如上图,就可以选择当股价突破年线时入场,百瑞赢服务那么我们即便是做短线其收益也是诱人的。

  以上三种方法均是考虑了量价关系而使用的买入方法。在实际操作中,除了量价我们还可以结合其他的技术指标及方法提高我们入场的准确率。

  有人终其一生不断探索市场,却从未花时间去了解自己。有人始终不了解失败并非来自于市场,在市场中自己败给了自己。人最大的敌人来自于其内心。投资市场不同于社会生活的其他方面,当人们从事任何其他社会职业时,人性的弱点还可以用某种方法掩饰起来,但在投资市场上,每个人都必然把自己的人性弱点充分地表现出来。公开竞价就是公开展示人性。一根K线,两种颜色,三个部分,四种价格。是恐惧、贪婪、愤怒、犹豫、欲望、无知与审慎、智慧、知识、觉悟经过激烈的搏杀后在盘面上留下的痕迹。

  2、赚小钱赔大钱,当赚钱时觉得“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急于获利了结。而在赔钱时不愿意小赔离场而是紧紧的拿着亏损单,希望价格回到开仓价附近赚钱后再平仓,而导致损失越输越大。

  3、害怕踏空错过行情而去逆市交易。透过自己在市场中的行为可以帮助你认识自己。而认识自己更透彻,你就会越接近市场的本质。

  人性的恐惧的具体表现为在市场反复攀升达到或接近最高点时,怕自己误了班车而不怕市场已十分脆弱而买入。而在市场长期下跌周围一片悲观,怕世界末日到来而挥泪斩仓。人类历史上的杰出人物如牛顿、爱因斯坦、罗斯福都在证券投资中遭受挫败。

  牛顿在事后说:“我可以计算天体运行的轨道,却无法计算人性的疯狂”。由此可见,在市场中保持理性和清醒是何等的难能可贵,而要成为赢家则必须克服自身的弱点。敢于坚持独立思考,不人云亦云。正如巴菲特所说:“我们也会有恐惧和贪婪,只不过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我们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我们贪婪。”

  交易中的人性弱点,是人与生俱来的本性,想要完全克服是很困难的,但是它们的表现程度是可以控制的,成功的投资者是能够成功地把它们控制在一个适度的范围内,不使其影响理智的思维。

  恐惧和贪婪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并非金融市场独有现象。正因为有了恐惧,人类才拥有了主动规避和逃离危险的能力;正因为有了贪婪,人类才拥有了追求美好生活的动力。所以,不能一味去压抑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这样只会憋出心理疾病。

  贪婪和恐惧虽有消极的一面,但也有积极的一面。欠缺的是,投资者没有建立和掌握一套适合自己的交易系统来修补人性的弱点,无法做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或许有投资者不解,一套适合自己的交易系统真能剔除贪婪和恐惧的不利一面,而发挥积极有利的一面?

  事实上,很多投资者都是依靠适合自己的交易系统赚了大钱。他们除了细致的研究外,在交易策略和执行上也严格遵循交易系统。

  在趋势明朗的背景下,设置好可控的回撤幅度,余下的只是等待利润增长,只要不触发交易系统的出局底线,就持续“贪婪”下去,“尽享”整个上涨行情。此时交易系统就会帮助投资者发挥人性中“贪婪”的优势,吃到“整条鱼”。

  而当趋势不明朗时,交易系统就不会发出进场信号,避免因盲目而参与交易,提醒投资者应该“恐惧”。因此,交易系统会帮助投资者发挥人性中“恐惧”的优势,避免投资者频繁交易,从而规避风险和损失。

  在趋势行情降临时,唯有“贪婪”才能把握住机会,才能赚大钱;而在振荡、不确定的行情出现时,唯有恐惧才能避免更大的损失。因此,交易系统设置的入场条件和出局条件非常关键,这需要投资者因时制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