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瑞赢AUGS:读懂华尔街我才真正明白金融的本质!

  1华尔街金融,是灰度哲学的底层逻辑。金融,最初是由荷兰人发明,随后英国完善了机制,最后美国将发展金融的接力棒拿到了自己手中。可以说,在美国崛起的过程中,华尔街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19世纪,阿巴拉契亚山脉把当时的美国一分

  金融,最初是由荷兰人发明,随后英国完善了机制,最后美国将发展金融的接力棒拿到了自己手中。可以说,在美国崛起的过程中,华尔街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

  19世纪,阿巴拉契亚山脉把当时的美国一分为二,东部是以纽约为代表的商业重镇,西部是以农业为主的重要粮仓,也是东部贸易的物资来源。当时要将西部的货物运输到东部需要20多天的时间,高昂的运输成本已经大大超出了货物的实际价值。

  1817年,纽约新任州长德威·克林顿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准备修建运河,并且在联邦政府物无力出资的情况下,他找到了华尔街寻求合作。随后华尔街同意了这次合作,开始承销伊利运河债券,以此筹集资金。

  最终用了八年时间,投入不到100万美元,就完成了运河的修建。从此运输货物时间下降三分之一,成本缩短四分之三。直到1840年,美国依靠华尔街金融力量,总共投入了1.25亿美元,修建了长达5000公里的运河。

  同时美国政府又借助华尔街的力量发行债券修建铁路,1830年美国只有25英里的铁轨,到了1860年美国已经建立了30626英里铁轨,一举超过英国。

  随着运河的修建,与铁路网络的延伸,彻底打通了美国的经济市场,带动了商品交易,促进了金融繁荣。

  1861南北战争打响,联邦政府陷入财政困境。随后华尔街银行家杰依.库克开始承销美国战争债券,直接向普通民众销售。在南方军队财政陷入枯竭的情况下,联邦政府硬是靠着华尔街的金融运作,取得了战争胜利。

  如果把美国借助华尔街的发展当成一家公司经营,那么本质上,这就是现代企业资本运作的模式。

  在这些年的发展中,美国民众一边享受着华尔街带来的经济助推,一边咒骂着金融发展所导致的危机。而众多企业一边借助资本的力量快速扩张,另一边恐惧着金融危机所带来的风险。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曾说:“华尔街交易所是豺狼,但没有他们,就没有铁路。”

  有资本的地方,就有欲望。有欲望的地方,就有贪婪。有贪婪的地方,就有危机。我们没办法以非黑即白的标准评价金融是好还是坏,他的本质正是一种灰度哲学。

  总体来讲,金融创造的财富,远大于他对经济的破坏。或许,决定金融是天使还是恶魔的因素,并不是金融本身,而是我们自己。

  理查德·奈在《华尔街丛林》中说:“大多数人,投身投资行业是出于一种摧毁理性的原因,这个行业不需要艰苦工作,是不需要太多智慧的群体行为,而且对于别无所长的人来说,是一种实际的赚钱手段。”

  而19世纪的华尔街,在充满金钱味道的奢华和富足中,就埋藏着众多的不安和躁动。既是利益驱使,也是残酷的市场竞争,促使金融衍生品开始不断创新。

  1929年的美国经济大萧条,严重冲击了现金消费市场。因为收入降低,整体经济都不景气,民众即便是有钱,也不敢再去随意消费。而之前一直以瞄准富人群体,坚持现金消费为主的梅西百货也因此陷入困境。

  之后一些商家为了刺激消费,便开始推出赊账消费模式,民众可以先买,之后在特定时间统一还款。此举一经推出,就受到了民众极大的欢迎。

  特别是在他们不愿意拿出更多的钱来消费的情况下,通过赊账形式,极大的扭转了萧条时期无人消费的窘境,并且当时多数人都能遵守信用按时还款。

  而之前以现金消费为主的梅西百货,在等待一年之后,也宣布欢迎民众来这里赊账消费,预示着现金消费已经成为过去时。随后由缝纫机厂商胜家公司推出的信贷消费,将美国引领到了一个新时代。

  民众可以通过分期付款来购买缝纫机,之后通过首付,周付,月付,来偿还贷款。也正是这项金融创新,让胜家公司在经济萧条时期逆流而上,在方便民众的同时,也推动了经济发展。

  但金融创新,本质上还是追求利益所得出的产物。金融衍生品虽然可以创造出投资者想要的那些收益,但在光鲜背后,往往暗藏着危机。

  1981年华尔街投行所罗门公司,利用金融创新发明了房贷证券。房贷证券化让银行从债主变了中间人,如果贷款人可以按时还款,那么银行与投资人都能获得不错的收益。

  但要是还不上,投资人将会受到严重损失。同时因为金融衍生品创新的过于复杂,当问题出现,投资人根本不知道手里的资产哪些有问题,为了减少损失,唯一的方法就是恐慌性抛售。

  1987年股市崩盘,1998年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濒临破产,2008年金融危机,都是金融创新所带来的副作用。

  马克吐温曾说:“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一个黄金时代,但实际上只不过是内里虚空,矛盾重重的镀金时代。”

  在如今企业与个人都在享受金融所带来的镀金背后,因为利益的驱使,我们真的要比想象中更加脆弱。

  最初的华尔街因为缺乏监管,所以到处充斥着内部交易与虚假信息。1863年铁路大王范德比尔特看上了伊利铁路,便开始购买股票以此完成收购。

  但作为伊利铁路的最大股东,德鲁此时却在利用信息不透明当掩护,在印刷厂大肆增发股票。范德比尔特买多少,德鲁就卖多少。等到骗局败露,德鲁就被告上了法院,

  故事的最终结局是双方和解,范德比尔特花了几百万美元得到了伊利铁路的股权,而德鲁花了一定数额的赔偿,免于刑事诉讼。

  之后华尔街的精英群体又遇到了一位大骗子,名为庞兹。他许诺投资者在三个月内能获得40%回报,并不断用新投资者的钱,假扮成投资收入给最初的投资者,以此不断的循环。

  等到了资金链断裂的那一刻,骗局败露,庞兹锒铛入狱。庞兹过后,又有众多人开始继承他的手法去骗人,这其中当属麦道夫最为著名。连续十几年超过10%的收益,这个骗局又成了那些精英群体的韭菜收割机。

  实际上骗子的手法并不高深,之所以有这么多人被骗,都是因为跟风行为所导致的。看到一个项目,别人说会赚钱,也有人参与,自己就要跟进。任何缺乏理性判断的跟风,都会让自己吃大亏。

  在华尔街股市上,许多人也都在采用跟风投资。即便格雷厄姆最早提出了价值投资这个理念,重视企业的实际价值,可采用这个方法的人却少之又少。

  也正因如此,才让巴菲特在之后有机会依靠价值投资成就出自己的事业。可以说,巴菲特的成功,是建立在无数跟风、盲目、不理性、缺乏专业度的失败者身上。大人物的光鲜,必然伴随着无数小人物的没落。

  而那些遇到骗子甚至是在股票市场经受损失的人,除了外界因素的影响,本质上还是自己贪婪、投机、跟风的心态,给予了别人机会。

  华尔街有一个监管理念叫“阳光交易”。这源自于美国联邦大法官路易斯.布兰代斯曾说的话:“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灯光是最有效的警察。”意思是让各种参与金融股票市场的公司,将经营情况及数据公开,透明的展示出来,以保证投资者的利益。

  我想,百瑞赢这句话不仅适用于监管,也同样适用于我们控制自己内心的欲望。光明必然伴随着黑暗,不让内心的阴暗面吞噬自己,才是当下的我们最该做的事情。

  2008年,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莱曼兄弟受到次贷危机的影响,公司股票一周内暴跌77%,公司市值从112亿美元,大幅度缩水至25亿美元,随后继续失去了市场信心,最终破产。

  一家足有158年历史的金融巨人,瞬间化为乌有。与此同时,投资银行贝尔斯登和美林相继被收购。美国政府又出资850亿美元救助美国国际集团,投资银行高盛和摩根斯坦利转为银行控股公司。08年10月冰岛宣布国家濒临破产,危机从此开始扩散至全球。

  在16世纪,荷兰从土耳其引进了郁金香,百瑞赢在随后的几十年中郁金香价格飞速上涨,到了后来一支名贵的郁金香相当于4只公牛的价格,大大超出了它的实际价值。

  此时的郁金香,已经不是花,而是炙手可热的投资产品。对财富的狂热追求,促使人们不惜卖掉房屋,土地,珠宝,甚至找银行贷款来购买郁金香。

  直至1637年,郁金香泡沫破灭,价格跌到原来的千分之一,导致数量众多的投资者倾家荡产。

  1929年美国股市崩盘,起因就是对于金钱的狂热让人们宁可借钱也要在股市碰运气,而美联储在很长的时间里一直在降低贷款利率,让人很容易就能贷到款,进行股市投机。

  而08年金融危机,也是因为房价增长迅猛。银行高估了房价的稳定性,降低贷款门槛,从而发放更多的次级抵押贷款。在那个时候,即便是一个偿还能力未知的穷人,也能去贷款买房。后来随着房地产泡沫破灭,房价暴跌,这些穷人自然还不起钱。

  纵观以上这些事件,郁金香能比四只公牛价值更大?借钱就能炒股票赚钱?没有偿还能力的穷人能还得起贷款?

  三次危机的背后,是我们三次违背了常理,扭曲了我们的价值判断,失去了我们自己最重要的理性。

  任何失去理性的过度狂热,都是危机发生的前兆。我们不惧怕危机,我们只怕因为危机而迷失了自己。

  金融的本质,归根结底是我们自己的人性。我们因为想要逐利,所以发明了金融工具,但未来要走向何方,决定权在自己手里。